中国历史上有哪些名马?|寰行中国@武威

来到甘肃,人们大多直接奔向了敦煌,或者嘉峪关,却不知还有个“待字闺中”的山丹军马场藏在茫茫祁连山中。这里连天碧草、旷野群马、草原骑牧、大河清韵、烽燧峡谷,景色各异,令人回味无穷。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四@武威|周海滨著

武威:

凡尘之外,千年马场边,说名马

来到甘肃,人们大多直接奔向了敦煌,或者嘉峪关,却不知还有个“待字闺中”的山丹军马场藏在茫茫祁连山中。这里连天碧草、旷野群马、草原骑牧、大河清韵、烽燧峡谷,景色各异,令人回味无穷。

据说在公元前121年,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击败匈奴,匈奴人回首凄然感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霍去病在祁连、焉支山中屯兵养马,这才有了今天的山丹军马场。“山丹马”,已是中国少有的挽乘兼用良马。

在中国历史上,英雄豪杰纵马驰骋,在马背上成就功名伟业。良驹历来为名将渴求,极少数甚至留名天下,乃至丹青造像。

窟窿峡位于山丹军马一场驻地九碗泉的东南面,草繁树密,幽静宜人,泉水叮咚作响,徜徉其间,纤尘不染,仿若置身在一个被时光遗忘的世外桃源。

我们从峡谷中出来,眼界豁然开朗,西大河水库清凌凌,而岸上花草、树木、牛羊、骏马、奇峰的倒影又让此间色彩斑斓。几头牦牛在湖边悠然吃草,舌头一卷一翻,旁若无人。

遥想当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被匈奴扣押了10余年,栉风沐雨,风餐露宿,驼马匍毙。而霍去病经营山丹军马场,事未竟,身先死,令人唏嘘。

最早的名马:霸王项羽乌骓

中国历史上的名马良驹,它们的故乡几乎都是西域之地。而丝绸之路的凿空,让它们活跃在英雄豪杰的疆场之上。

上述名马,虽有周穆王的八骏、秦始皇的七名马之说,但霸王项羽的乌骓则开名马先河。

项羽将乌骓写进了败亡之前吟唱的《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骓,就是乌骓,是一匹黑马,背长腰短而平直,仅四个马蹄显白色,又名“踢雪乌骓”。在古代,河曲马以黑色、青色为主。

公元前202年,刘邦的大将韩信布置十面埋伏,项羽四面楚歌受困垓下,全军覆没。项羽携几十骑败退至安徽和县乌江,无颜见江东父老,便请渔人将乌骓渡至对岸后,自刎而亡。民间传说,乌骓长嘶不已,翻滚自戕,马鞍落地化为一山,安徽马鞍山因此而得名。

乌骓自跳乌江殉主的说法也广为流传,引起文人墨客的称道。郭沫若为乌骓赋诗:“传闻有马号乌骓,负箭满身犹急驰。慷慨项王拖首后,不知遗革裹谁尸?”

楚汉之争落幕,刘邦约法三章得了天下。可刘邦“天子驾六”出行,天下连四匹纯色的前轮辕马都无法备齐,只好休养生息。

赤兔:董卓、吕布、关羽座驾

在赤兔登上舞台之前,赤色良马是骅骝,是传说中的周穆王八骏马之一。

在《三国志》裴松注《曹瞒传》中:“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被用来形容万里挑一的翘楚。

“赤兔”,“赤”是红色,兔子以快著称。那么,赤兔马是跑得快如兔子的红马吗?

“得兔与狐,鸟与鱼,得此四物,毋相其余”,在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中,发现了一本手写版《相马经》,所述伯乐相马术。

大汉伏波将军马援说:“行天莫如龙,行地莫如马。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由此可见,善于精准用词和描述事物的古人,并不会将高大的骏马比喻成矮小躲避的兔子,这不仅有损马的形象,也有损国之威严。

因而,赤兔马的“兔”,或是指马的头形。在《相马经》第三篇中说:“欲得兔之头与其肩,欲得狐之周草与其耳⋯⋯欲得鸟目与颈膺,欲得鱼之鳍与脊。”在古代,兔形头良马,求之难得,并不容易。

在《三国演义》里,赤兔马被多次提及。李肃是董卓帐下虎贲中郎将,吕布的同乡,主动请命为董卓降吕布:“某闻主公有名马一匹,号曰‘赤兔’,日行千里。须得此马,再用金珠,以利结其心。”接着,李肃去见吕布,开门见山:“有良马一匹,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名曰‘赤兔’;特献与贤弟,以助虎威。”

吕布便牵过来看:“那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吕布大喜,称之为龙驹。赤兔马出场,罗贯中还为此马作诗,形容为“火龙飞下九天来”,可见其对推动剧情何等重要。

如此高大俊伟的赤兔马,是产自西域的重型马,赤色即是枣骝色,也是草原马的典型毛色。

赤兔马的一生都是传奇,先随董卓,后从吕布;后吕布被杀,被曹操转赠关羽,关羽遇难后,孙权将其赐予斩关羽功臣马忠,赤兔马却绝食而亡。在《三国演义》中,吕布纵赤兔马日行千里,飞走如风,关羽、张飞、刘备三人围战吕布,无人能敌。

的卢:张武、刘表、刘备、庞统座驾

的卢马,额有白斑,眼下有泪。在古代,这种马被视为不祥之物,妨主。伯乐《相马经》里说:“奴乘客死,主乘弃市,凶马也。”

《三国演义》里,的卢马原为刘表手下降将张武所有,后来张武谋反,投靠刘表的刘备集团主动请缨,前往江夏讨伐,刘备望见张武所骑之马极其雄骏,称赞:“此必千里马也。”话还没说完,赵云就挺枪而出,枪挑张武,夺马回阵。第二天出城,刘表看见了刘备的卢马,刘备将马献给刘表。

刘表谋士蒯越亡兄蒯良最善相马,蒯越也懂得点相马术。刘表骑马回城,蒯越提醒刘表:“此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名为‘的卢’,骑则妨主。张武为此马而亡,主公不可乘之。敬当送还。”第二天,刘表宴请,托词还给了刘备。

次日,刘备遵刘表之命,移驻新野,刚出城,荆州幕宾伊籍马前长揖:“公所骑马,不可乘也。”第一次听说的卢马“妨主”消息的刘备不以为然:“但凡人死生有命,岂马所能妨哉!”

这年冬天,刘备赴荆州与刘表相会,蔡瑁设计欲杀玄德,伊籍又向刘备告密,刘备骑上的卢马,星夜奔回新野。后蔡瑁再次建议请刘备聚宴襄阳,伊籍第三次告密,请席间的刘备外出“更衣”,刘备骑上的卢马撞出襄阳西门,来到檀溪。

前有大溪挡路,后是追兵将至,刘备以为在此间必死无疑,加鞭向的卢抱怨:“的卢,的卢!今日妨吾!”没想到,的卢马纵身一跃,飞上了对岸,救主脱险。这个故事,成就了的卢的名马地位,也被苏轼、辛弃疾写进了怀古的诗词里。

后来,刘备统兵入川,围攻雒城时,看到军师中郎将庞统仍然乘坐劣马,就将的卢马交换。行至落凤坡,在一片“骑白马者必是刘备”声中,庞统及坐骑被张任率军乱箭射杀。

的卢,马中极品,追风绝地,“妨主”之名却被巧合坐实,但的卢马非但不妨刘备,还两度救了刘备性命。

汗血马引发的战争

相比赤兔马和的卢马,曹操的座驾爪黄飞电无论是事迹和演义都平淡无奇。爪黄飞电仅见于《三国演义》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   董国舅内阁受诏”:“曹操骑爪黄飞电马,引十万之众,与天子猎于许田。军士排开围场,周广二百余里。操与天子并马而行,只争一马头。”

据说,爪黄飞电是波斯种,高大威猛,颇有气势。但曹操败走华容道,关羽骑着赤兔马截住了爪黄飞电的去路。

在我看来,比起大宛马,赤兔马的单兵对决并不值得骄傲。大宛马登上历史舞台,不只局促于名将马超胯下,而是关乎帝国的疆域和荣耀。

无论是罗马、希腊、波斯还是匈奴、蒙古、中国,战马关乎国运,可以缩短时间和空间,决胜于千里之外。性能良好的战马好比精良的武器,让战争的天平向更快更强的一方倾斜,具有抵抗力和奔跑能力的马匹,成为帝国的宠儿。但是,古代中国缺少这样的优质马种。中原的蒙古马头大身矮,在冬季毛很长,耐高寒,但生于草原,马蹄磨损很快,无法适应山地和长途跋涉。当罗马人发明的马蹄铁还没有传入中国之前,马蹄问题耗费了帝国的财富和时间。因为,在一场军事行动之后,马匹需要长时间的休养生息,受损的马蹄需要恢复,还要修复马蹄的角质肉。因此,帝国的马场里圈养了大量的战马,以便能轮番冲锋陷阵。有统计显示,公元前121年至公元前118年,汉帝国与匈奴的恶战,让中原损失了10万战马。

中国缺马,更缺好马,汉武帝通过巫蛊之术深信“神马当从西北来”,大宛马也如其所愿地从更偏远的西北大宛国,进入到这位强势皇帝的视野。《史记》记载,大宛“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相传大宛国贰师城附近有一座高山,山上生有野马,奔跃如飞,无法捕捉。大宛国人春天晚上把五色母马放在山下。野马与母马交配了,生下来就是汗血宝马。

大宛国有天马的消息是张骞告诉汉武帝的。在西域,张骞见到了传说中的良马,天生神骏,体形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轻快灵活。大宛马更适合长距离的骑乘,有“双脊柱”,在脊柱两侧有两排肌肉。别小看这“双脊柱”,它让骑兵更为舒适。

在冷兵器时代,对抗不断侵扰中原的马背民族,汉武帝深知帝国需要大宛马,遣使者带黄金二十万两及一匹黄金铸成的金马去大宛国都,求换汗血马。大宛国王毋寡以汗血马为大宛国宝而拒绝,汉使在毋寡面前,破口大骂,并把金马击碎。毋寡怒而驱逐汉使,并在归途中截杀了他们。

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况且是去重金换马的商贾使团,汉武帝大怒。公元前102年,汉武帝派大将李广利远征大宛国。这支庞大的6万人军队由囚徒、盗贼以及边境守军构成,队伍里还有水利工程师,他们要将大宛国的水源河流改道。这支大军浩浩荡荡而来,让西域小国吓得纷纷开城迎接,唯一闭城坚守的轮台惨遭屠城。

借助沿途国补给,汉军直袭大宛都城贵山。强敌压境,大宛国内乱,与汉军议和,同意提供大宛马,但不得入城,否则杀死所有的良马。

这是历史上唯一一次为了马而发动的大规模战争。李广利挑选了3000匹良马运回中原,并在沿途悉心保护,但这些马到达玉门关时只剩下1000多匹。

汉武帝将天马赐名汗血宝马,这批汗血马与蒙古马杂交,培育出山丹军马。从此之后,帝国的骑兵面貌一新,也改变了马的艺术形象。在武威出土的东汉马踏飞燕铜奔马,其大宛马造型栩栩如生。

无论是汉代、唐代还是此后的王朝,获取马匹的诉求从未中断,茶马互市、朝贡献马⋯⋯然后,在马背上打天下。汉代从东、西、南、北四面拓展疆域,与同时代的罗马帝国并驾齐驱,直至汉武帝曾孙汉宣帝刘询治下,帝国的强盛达到了顶峰。

离开山丹军马场,沿着河西走廊西行,这个季节油菜花早已凋谢,只剩下零星几朵成不了气候。而黄得耀眼的麦田似乎在一瞬间让视觉苏醒,还有那浅紫淡雅的薰衣草与远处的显冷峻的祁连山脉形成了奇妙的色彩组合,古老的大地容光焕发。

这里还曾留下“玉花骢”和“照夜白”的足迹。为朝贡唐玄宗将义和公主下嫁,宁远进献两匹“胡种马”,玄宗为这两匹汗血宝马取名为“玉花骢”和“照夜白”。

唐代韩干的名画《照夜白图》将李隆基的坐骑“照夜白”,画得膘肥体胖,曾遭到杜甫的批评,但皇帝的宝马被精心喂养,年老的李隆基又无心骑射,自然不似汗血马的清爽。

回望千年历史,云淡风轻,仰视璀璨星空,苍穹无垠。河西走廊,成熟得像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看惯了古往今来的商旅走卒、世事更迭;也曾历经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带来了一个民族的兴盛和崛起。

古朴而苍凉,浑厚而悠远,天高而路长,河西走廊独特的意境美,吸引我们远道而来。

武威

武威,古称凉州,为汉代十三刺史部之一。东接兰州,西连新疆,“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如一日本汉学家所说:“欲了解敦煌学,不了解凉州不成。欲了解丝绸之路,不了解凉州不成。欲了解中国,不了解凉州不成。”观临武威,华夏文明的朗阔璀璨,尽收眼底。

武威文庙

武威文庙,为全国第三大孔庙建筑群。松柏参天,碑石遍布,总面积达30096平方米的庙内,古建筑群林立,文物古迹叠现,置身其间,庄重、博厚、文雅之韵扑面而来。

武威文庙位于武威东区南隅,是目前西北地区建筑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孔庙,素有“陇右学宫之冠”之美誉。整个建筑群可分为东中西三组,由儒学院、孔庙、文昌宫组成。东面,文昌宫以桂籍殿为中心,前有山门、戏楼,后有崇圣祠,松柏掩映,碑石林立。中部,孔庙以大成殿为中心,前有泮池、状元桥、棂星门,后有尊经阁,檐歇山顶,顶置九脊,壮阔无比;西面,儒学院巍然屹立,存有忠烈、节孝、节义三祠。

武威文庙始建于西夏时期,据考,西夏在建国之初,即蕃学与汉学并举。乾顺时又下令特建“国学”,教授儒学,还设立“养贤务”,以供禀食,使儒学的地位进一步提升。之后,儒学逐成西夏统治的主导思想。武威文庙就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武威文庙内藏有唐至清代石碑三十余通,清至民国匾额数十块。虔仰而观,心诚之至。

与此同时,木缘塔、木版画、金碗为代表的西夏文物,明清瓷器、牌匾、水陆画为代表的明清文物,于武威文庙内俯拾皆是。

武威西夏博物馆

观历文庙之后,一行来到武威西夏博物馆。置身3570平方米的馆内,西夏文明的历史变迁与文化传承,如一卷博厚长轴倾然而展。政治、经济、宗教、军事、水利、纺织、陶瓷等等,西夏文明的每一种成就,于我们眼前璀璨而现。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6年6月版

当当|亚马逊|淘宝|京东有售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