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的公主是一场赌注,汉家公主何以解忧?@伊宁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六@伊宁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六@伊宁|周海滨著

伊宁:汉家公主何以解忧?

那拉提草原,在蒙语里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中国自古景观人文,这儿也不例外,据传成吉思汗西征时,由天山深处向伊犁进发,时值春日,山中却是风雪弥漫,人困马乏疲惫不堪。

不想翻过山岭,眼前牧草肥美繁花如织、云开日出夕阳如血,就此感恩天地赐名“那拉提”。举目蓝天如洗,几羽雄鹰苍劲盘旋。侧目一群群牛羊在坡地上安逸地徘徊,不时有牧人纵马驰骋,惊起一片飞鸿⋯⋯

那拉提草原三面环山,宽敞河谷、起伏丘陵的西天山自然形态尽收眼底。近处云杉高耸,此起彼落,以那特有的圆柱状树冠构成似有千里之遥的林海,林间草甸如茵,林泉脉脉。

驶向雪莲谷,两侧重峦叠翠,举头云霭腾腾,大有“仰天一长啸,万里白云来”之势。深吸一口清凉甜丝的空气,望向山顶流云雪山,跨一步,以为已登上连接仙境的阶梯。

在那拉提牧野,生活的是热情奔放的哈萨克人,头戴圆形花帽,脚踏长筒皮靴的他们,至今仍保留着浓郁古朴的民俗风情和丰富的草原文化。

清香的奶茶,肥美的烤羊,羽白的毡房,翩跹的歌舞,哈萨克族绚烂的民族风情与悠远的历史积淀构成了独具特色的边塞风光,直叫人流连忘返。

汉家公主,细君的乡愁

伊犁河流域是西域强大的乌孙国游牧地。乌孙属哈萨克族祖先的一支。西汉武帝时期,为了彻底击败西北边塞的匈奴,张骞建议用厚赂招引乌孙,同时下嫁公主,与乌孙结为兄弟,这样就可“断匈奴右臂”,共同夹击匈奴,于是汉朝就有了第一位远嫁西域的细君公主。

刘细君是西汉遣外番的第一位刘姓皇室宗室女,比昭君出塞早了72年,被后世誉为“第一位名传史册的和亲公主”和“和亲公主中的第一位才女”。细君公主的高祖是汉文帝刘恒,曾祖是汉景帝刘启,祖父是汉武帝刘彻之兄刘非,父亲是江都王刘建,史称其为“江都公主”。公元前121年,刘建谋反未成后自缢,细君母以同谋罪被斩。当时,刘细君因年幼而免死,入长安宫中生活。

当战争来临,女人用柔软的力量,通过和亲而屈人之兵。从玉门关、阳关往西,这条路上不知洒下多少汉家女儿的眼泪,忧虑而憧憬。这些妙龄女子,远赴迢迢征途,要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异域男人,这个男人可能是暴君、莽夫,也可能是风烛残年的老者和奇丑无比的黑汉。

细君公主就是其中的一位不幸者,她远嫁西域的时候只有18岁,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的和亲仪式举办得非常隆重,可所嫁的夫君乌孙昆莫猎骄靡已是七旬老翁。乌孙人因其肤色白净、花容月貌,称细君为“柯木孜公主”[1]。虽然汉武帝命令乐师采古筝、箜篌等多种古乐器的优点,制造了一把能在马上弹奏的直颈琵琶——中国第一只琵琶,但能诗善文、多愁善感的细君公主,在举目无亲的乌孙还是乡愁不绝。西晋诗人石崇在《王昭君辞一首并序》中说:“昔公主嫁乌孙,令琵琶马上作乐,以慰其道路之思,其送明君亦必而也。”

和亲是大汉和匈奴的共用策略,他们都想与乌孙联姻,孤立对方。匈奴也和亲昆莫。昆莫就以细君为右夫人,以匈奴女为左夫人。

细君在乌孙期间约有四五年,生了一个女儿,名叫少夫。公元前87年,细君因产后失调,加之心情抑郁、思乡成疾,病逝乌孙。

解忧公主,年老东归

应乌孙王的再次要求,太初年间,汉武帝又把楚王刘戊的孙女封为公主远嫁乌孙,她就是被誉为乌孙国母的解忧公主。

19岁的解忧公主生在南方,性格开朗,到乌孙后很快地适应了哈萨克族的草原游牧生活,学会了骑马打猎,经常头戴孔雀翎羽帽,身着貂狐裘,肩披狼尾,乘坐天马,和乌孙王一起巡视部落。解忧公主对乌孙国的人畜繁衍、政务兴衰都极为关心,在乌孙生活了近60年,依照继婚风俗,先后三嫁乌孙的父子侄昆莫。当匈奴大举进犯乌孙,解忧公主飞书汉廷求援,使乌孙转危为安。

解忧公主的贴身侍女冯嫽,虽然出身卑微,但是中国第一个女外交家。她随公主出塞,嫁给乌孙国握有兵权的右大将。她曾代表解忧公主,遍行西域各城,结盟西域各国。

虽然“寰行中国”只在伊宁参观了汉家公主纪念馆,但这西行的路上,我们早已沿着公主的车辙凭怀着她们。细君公主、解忧公主、王昭君、千金公主、金城公主、弘化公主、宁国公主⋯⋯这些柔美的女子乘坐的香车沉沉碾过,经年累月才能驶向遥远的突厥、吐蕃、吐谷浑和回纥。

丝绸之路也是“和亲之路”,无数“公主”足迹的叠加,走出了一条永恒的祈求和平的古道。这些和亲的公主是一场赌注,她们心酸的泪水和屈辱被“国家大义”一笔抹去。“食有肉居有室,思乡之苦难消。”古道柔肠,汉家公主献身于国家社稷,将个人的命运置于鸿毛,每当西域的晨曦和着青草、奶牛、马蹄的气息唤醒汉家女儿的时候,她们的内心和故土都已经不属于自己,都成了再也不能到达的地方。

“穹庐为室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西域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两千年没有变化。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途经库尔勒、轮台、布鲁克和那拉提,最终抵达伊宁。这次“边陲天道”的丝绸之路旅程,没有沿北疆线一路向西,而是克服困难和顾虑,选择绕道南疆,在品览南疆丰甜爽口的瓜果和魅力无疆的胡杨树后,两次翻越天山,返回北疆线。这一路上,我们翻越了天山的绝美秘境,触摸了胡杨林的倔强灵魂,缅怀了汉家公主的纪念之地。

[1] 意为“肤色白净美丽像马奶酒一样的公主”。

第五部:海上丝路(预告)

泉州—北海:风起潮生,回看千年海上文明

千里舻舳,万里梯航,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

早在张骞通西域之前,汉武帝派遣商船队从合浦、徐闻等地起航,凭借海路通外邦各国。

此后,海舶贾客常往来于南洋和印度洋间,而频频的航海贸易让这条航道成为了闻名遐迩的“海上丝绸之路”。

寰行中国第五站,从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福建泉州出发踏上“东路”,感受这条蕴聚千年海上文明的古代海道。

“州南有海浩无穷,每岁造舟通异域”。起源于南朝,至宋则空前繁荣,泉州这个古时被誉为“东方第一大港”的刺桐港,往时的荣耀而今在海外交通史博物馆里找到见证。

“潮人自古重拼搏,凤城于今展宏图”。坐落在“海上丝绸之路”黄金航线上的汕头因海而立,因港而兴,而有着浓郁欧洲建筑样式的邮政局,则见证了汕头百年开埠的历史变迁。

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石湾陶瓷已揭开其烧陶的历史序篇,至宋代则集各名窑之大成。走近南风古灶500年的柴烧龙窑,亲历佛山的制陶冶炼文明。

“郡常有高凉生口,及海舶每岁数至”。阳江自古便是海上丝路转口港,今踏上"海上敦煌"之称的宋代沉船"南海1号",复启海上丝路古文明的探寻之旅。

“市明珠、璧琉离、奇石异物”。早在西汉时期,北海合浦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今观合浦汉墓的异域珍品,依然能从中窥见当年商贾云集,贸易繁荣的气象。

北海自汉朝便是南海对外海上贸易的中心枢纽,而深入老街,体内照旧流动着华夏灿烂文明的血液,眼前却也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的美丽结晶。

沧溟八千里,今古畏波涛,回溯历史,早在秦汉时期便已存在海上丝绸之路的雏形,而后远抵南洋和阿拉伯海,甚至远达非洲东海岸更是古代海道贸易繁荣的佐证。

寰行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东方,其中埋藏的人文雅蕴和文化遗存背后又历经着轮回的兴衰。

“寰行中国”文化之旅踏上“东路”,古老的海上航路之门已被叩开……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