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丝绸之路游?

《风从西边来》,中国文化之旅

如何丝绸之路游,看看《风从西边来》这本路书。

1、西安—张掖:梦回大唐,重走千年驼运古道;

2、张掖—敦煌:出塞西行,感受千年走廊脉搏;

3、敦煌—乌鲁木齐:古道阳关,玉笛吹彻滚滚风尘;

4、乌鲁木齐—伊宁:羯鼓羌笛,万仞冰川赴险征途;

5、泉州—北海:风起潮生,回看千年海上文明。 

第一部:盛世古韵

西安—张掖:梦回大唐,重走千年驼运古道

 01   西安:王重阳与鸠摩罗什的远行_ 

王重阳的“活死人墓”_ 

终南山下草堂寺_ 

如果长安客穿越到纽约_ 

02   固原:须弥山石窟,刀刻的信仰_ 

须弥山与“世界的中心”_ 

弥勒佛信仰为什么输给了阿弥陀佛_ 

03   中卫:悠悠黄河渡,王维来过沙坡头?_

王维的沙坡头?_ 

羊皮筏子用不到5年了_ 

04   武威:凡尘之外,千年马场边,说名马_

最早的名马:霸王项羽乌骓_ 

赤兔:董卓、吕布、关羽座驾_ 

的卢:张武、刘表、刘备、庞统座驾_

汗血马引发的战争_ 



第二部:河西走廊

张掖—敦煌:出塞西行,感受千年走廊脉搏

05   张掖:西夏国寺,大佛涅槃的眼神_ 

迦叶如来寺与昙无谶被杀_ 

毁寺和护寺_ 

传说泛滥的大佛寺,元顺帝是宋恭帝的儿子?_ 

06   嘉峪关:左宗棠与林则徐的隔空相遇_ 

嘉峪关的前世今生_ 

林则徐和左宗棠的隔空出关_ 

07   敦煌:永远的是飞天的思念_ 

梦幻莫高的美与痛_ 

鸣沙山里的月牙泉_ 

故事永远不会终结_ 



第三部:西出阳关

敦煌—乌鲁木齐:古道阳关,玉笛吹彻滚滚风尘

08   玉门关:金戈远去,春风何处_ 

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_ 

据两关,阳关西出无故人_ 

距罗布泊不远的雅丹魔鬼城_ 

09   哈密:大唐西域,玄奘遇险记_ 

“莫贺延碛”,夜则妖魑举火,昼则劣风拥沙_ 

伪造的玄奘讲经处_ 

10   鄯善:楼兰古国去哪儿了?_ 

古楼兰与楼兰女_ 

楼兰古国为什么消失了_ 

11   吐鲁番:高昌故城,故国远去_ 

玄奘与兄弟麴文泰的三年之约_ 

残垣断壁,宫斗如梦_ 



第四部:边陲天道

乌鲁木齐—伊宁:羯鼓羌笛,万仞冰川赴险征途

12   乌鲁木齐:丝绸之路上的十大寰行者_ 

汉武帝、张骞、卫青、霍去病、汉宣帝:功垂西域_ 

班超、甘英:西域二代捍卫“丝绸之路”_ 

从鸠摩罗什到玄奘:7世纪的文化之旅_ 

李白、马可·波罗:我从西方来_ 

13   库尔勒:翻越秘境天山_ 

天山,神秘莫测的遥远_ 

不断萎缩的“冰川活化石”_ 

14   轮台:塔里木胡杨林,陪伴过2000年前西域都护府_ 

龙骨虬枝的不朽神话_ 

西域都护府的沧桑_ 

15   巴音布鲁克:这里是有故事的蒙古人_ 

“土尔扈特大逃亡”_ 

忧郁的渥巴锡_ 

16   伊宁:汉家公主何以解忧?_ 

汉家公主,细君的乡愁_ 

解忧公主,年老东归_ 



第五部:海上丝路

泉州—北海:风起潮生,回看千年海上文明

17   泉州:谁毁了刺桐万国商_ 

商品来了,宗教也来了_ 

沉没的独桅帆船_ 

“尽杀”南宋宗子_ 

18   汕头:血泪“侨批”_ 

一封“侨批”就是一个故事_ 

千里之外_ 

19   佛山: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_ 

东南亚人为什么喜欢陶缸_ 

南风古灶为什么种榕树_ 

20   阳江:“南海1号”与妈祖信仰_ 

妈祖,妈祖_ 

生而为巫_ 

朴素的信仰_ 

21   北海:合浦,地下的汉朝_ 

汇聚于海_ 

“合浦珠还”_ 

后记   谁打开了丝绸之路?_ 



《风从西边来》自序

风从西边来,吹走了往昔,吹来了记忆,夹杂着一丝痛楚;风从西边来,让这里刀光剑影、胡马飞天;风从西边来,让这里星罗边陲、残阳似血;风从西边来,让这里大漠流沙、车辙无痕⋯⋯无论是睁眼看西方,还是西学东渐,及至西仿洋务,西方是近世中国绕不过去的一段灰色往事和迷人向往。

与近世中国不同,在更早的中国,探寻家们,看到的是帝国的威严和佛祖的召唤;诗人们,看到的是吊古悲怀之地;将士们,则看到了刀光剑影的边塞阵地。

而现在,丝绸之路[1]告别了神祇、军士和商贾,更多的是游客足迹和残存古迹。

文化从来不应该被遗忘。它在任何文明时期都殊途同归,都用来指称人类社会的精神现象,抑或泛指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不同的区域文化创造了诸如进取、敢为、融合、包容、大同的文化精髓,但是不同的文化带之间相互牵扯和融合,甚至会有冲突。如果文化能向新的世代流传,即下一代也认同、共享上一代的文化,不同地区尊重不同局域的文化,那么,文化就有了传续和共享的功能。

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一个允许文化往来和交融的地带,尤其是西域,远离各大帝国的核心,作为各地文化交会的边缘地带,他们通过丝绸、佛像、文书和战马,让文化在贸易和占领中融会、衍化。

它以西汉时期长安[2]为起点,经河西走廊到敦煌。从敦煌起分为南北两路:南路从敦煌经楼兰[3]、于阗[4]、莎车[5],穿越葱岭[6]到大月氏、安息[7],往西到达条支[8]、大秦[9];北路从敦煌到交河、龟兹[10]、疏勒[11],穿越葱岭到大宛[12],往西经安息到达大秦。不可否认,古丝绸之路让中国的黄河文化、恒河文化与古希腊文化、波斯文化产生了化学反应。

位于丝绸之路干线上的一些地域,如狭义的西域——新疆塔里木盆地和吐鲁番盆地,一些西域绿洲王国,它们的命运与丝绸之路通畅息息相关。丝绸之路的中转贸易是这些绿洲王国的重要收入,文化的繁荣依赖于东西方文明的传播与渗透。因此,这些绿洲王国都要极力维护丝绸之路的通畅。在丝绸之路沿线有许多这样的城镇:西域丝路南道的于阗、楼兰,北道的龟兹、焉耆、高昌[13],河西的敦煌、武威,以及中原地区的固原、长安。

文化交流所能达到的深远程度常常依赖于个人背后的国家意志。我们在慨叹汉代张骞、明代郑和的非凡之举的时候,不要忘记,类似的探险家不胜枚举。唐代杨良瑶,在德宗贞元元年(785年)受命出使阿拉伯半岛的黑衣大食,他从广州出发,走海上丝路,经过3年多的时间,完成联络大食、夹击吐蕃的政治使命,返回大唐。杨良瑶从海路出使大食是因吐蕃乘安史之乱,攻占了河西,并向西域推进。

战争不仅让两国来使舍近取远,也让文化交流蒙上了悲剧色彩。唐玄宗天宝十年(751年),高仙芝兵败黑衣大食。许多中国工匠从战争地怛罗斯[14]被掠到阿拔斯王朝治下的阿拉伯领土,中国的造纸术、陶瓷技术也可能随之传入两河流域。传奇的寰行者杜环也在俘虏之列,他在海外飘零11年,曾游历西亚、北非,成为第一个到过非洲并有著作的中国人。这位《通典》著者杜佑的族子最后返航之地是埃塞俄比亚马萨瓦港,终于在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搭乘波斯船舶返回中土广州。

每一个人在丝绸之路上的踟蹰前行,都是一次非凡的文化之旅,凿空与点亮了天各一方的荒漠和灯塔。

每一个人在丝绸之路上的重新游历,都是一次思我的心灵旅途,沉淀与顿悟了归去来兮的绝响和传奇。

在我们重走丝绸之路的每一天,面对窗外闪过的不同风景,感受着和而不同的地域文化,壮丽、磅礴、旖旎、温润⋯⋯各种中国之态,纷至沓来。

让我们一起出发,心向而往之。

周海滨

2016年1月17日

[1] 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erdinandvon Richthofen)在他的名著《中国》里首次提出“Seidenstrassen”(丝绸之路)一名。他对丝绸之路的经典定义是:“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连接中国与河中(指中亚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以及中国与印度,以丝绸之路贸易为媒介的西域交通路线。”这个说法很快得到东西方众多学者的赞同。英国人称“SilkRoads”;法国人称“La Route de la Soie”;日本人则称“绢の道”或音译为“シルクロ一ド”。

[2] 东汉时为洛阳。

[3] 楼兰,今新疆罗布泊。

[4] 于阗,今新疆塔里木盆地南沿。

[5] 莎车,今天新疆塔里木盆地西缘。

[6] 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

[7] 安息,公元前247年至公元224年为帕提亚帝国。今伊朗境内。

[8] 条支,今伊拉克境内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

[9] 大秦,罗马帝国及近东地区。

[10] 龟兹,今新疆库车。

[11] 疏勒,今新疆喀什。

[12] 大宛,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

[13] 高昌,今新疆吐鲁番。

[14] 怛罗斯,今哈萨克斯坦塔拉兹附近。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