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芒康:白狼国的容颜

离开巴塘,沿金沙江而上,途径“茶马古道”在西藏的第一站芒康,于山峦叠嶂之间,尽揽金沙江与澜沧江磅礴并流之势,绕山驰骋,穿越天险觉巴山,跃登生命禁区东达山,于千山万壑之间远眺,尽收壮阔山河于眼底,最终抵达左贡。

◤它是上帝忘在人间的一支笔,远离隐喻,在遥远的西部高原,它进入了树根

——文化寻访•芒康

隋时的白狼国在哪?

在芒康。

2014年8月31日,我踏上这片陌生神奇的土地,沿着朝拜者的足迹走上那古老而遥远的年代。这里有着明朗的日光,在湿润的云雾间兜兜转转,情感浓烈,铺泄在渐渐繁盛的色彩里。

因为要办理进藏通行证,在金沙江边,一群藏族的妇人和孩子在售卖水果,“叔叔买一袋,你拍照片了,侵犯我肖像权了……”他们汉语极好,四川话也不错,一直围着客人恋恋不舍,甚至有着强买强卖的决心……在这个川藏门户,他们仿佛是藏汉的融合过渡,毫无小心翼翼之感。

因而,芒康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它成长在从水资源富足的横断山脉怀抱深处,生命的茁壮与苍劲不断的舒展、奔腾,千百年来的号子声拉扯着分布在山谷里的人家,浸透着劳作的汗水。芒康的藏人生活会不会是这样的:澜沧江外梳着“甲查”的发饰、穿着玛瑙和松耳石“葛热”的女子早早做好了糌粑和牦牛肉,温好青稞酒,等着男子归家。夕阳慵慵懒懒,靠在枝头,拉长归家人的身影。门前的孩子突然从树后探出头来,不再游戏,指着远方,脆生生地喊道:“阿爸。”

不过,宗教却是真正占据他们内心的生活。白浪国芒康被吐蕃所灭,创立寺庙和吐蕃流官管理,藏传佛教流入。吐蕃与芒康境内诸部落和土著居民融为藏族。五十三座宁玛、噶举、萨迦、格鲁教派和西藏唯一的天主教的千年古刹镶嵌在这里。1865年,法国传教士邓德亮神父和比神父,买下廉价的地皮,供奉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圣经与佛经便在此照面,然后客客气气的和平相处。这不免让人想起那个著名的“上帝悖论”:上帝若是万能,何以未将藏人变成他的子民?上帝若非万能,何以在盐井建起了教堂?宗教总是会在不可调和的矛盾面前更加蓬勃、固执和一往无前,让价值观和宇宙观不断地被加固或重塑,最后完成生命救赎。就像教堂之外的枇杷,岁岁生机。芒康的雪山、林海、草原之间,也因此具有了三味真修、奥义、仪轨的神迷色彩。

芒康有着纵横艰深的思绪和远古的记忆,却藏在白房青木的新鲜容颜里,百转千回,一往情深。它跋山涉水而来,沿江的土著居民还未讲完对神灵的告示,茶马古道上的车印尚未被风干,吐蕃时期驿站外的马蹄声还未走远,一身英气的康巴汉子却早已在盐田街的街心做起了生意,藏袍长袖里比划价钱的手指熟练而帅气,就像他们得心应手的日子,就像这个风生水起的芒康。

芒康澜沧江两岸的盐田里有着厚重的历史,格萨尔王与纳西曾以战争的名义来赠与它荣耀。难怪,西岸红褐色的土地里盛开了“桃花盐”,东岸洁白如雪的盐田则是“阳光与风的作品”,迷宫般的盐池里孕育了独一无二的晒盐方式。

向北而行,传说中梅里雪山的第三个女儿“达美拥”垂泪化作温泉供百姓医治疾病,便是意为“温泉岸”的曲孜卡。这个如意仙尊似乎人尽皆知,可是路旁不远查果西沟巨石上的印记却鲜有耳闻。吐蕃时代就存在的石刻造像,有单阴线、双阴线或减地浅浮雕的六字真言、藏文经咒、佛塔等。烟熏和触摸,酥油和钱币,早已将这里打磨成虔诚的膜拜之地,把生命中的苦痛一一念尽,求天地垂怜,求神灵庇佑,求灵魂清净。

维色寺和尼果寺更无需多言。似乎越是声名远扬我便愈不敢提笔述说,这是自知之明所延伸而来的小心翼翼与固步自封。每一次旋转的转经轮和质地轻盈的念珠都被信仰虔诚地记录,记录在呼图克图活佛和红教宁玛教派的眼睛里。

芒康有太多的故事,像在帛书上密密麻麻的注脚,像是一场飨食不尽的文化盛宴,在历史深处洋洋洒洒自成大观。多少足迹踏过这安稳而热烈的藏地脉搏,起身,落座,宿醉,闻香,然后忘却虚妄,乐安天命,世事轮回。

如果神知道,我对每一处土地都有不肯割舍的安贞与忠诚,它会不会许我在平仄岁月里,奢侈得不谈去留?

如果神知道,我愿以朴素与克制,换来一场流浪与安稳,它会不会许我在告别芒康的时候,为它画一次眉黛青颦,为它染一层胭脂初妆?

与每一次离别握手言和,跨越5008千米的东达山,最后来到左贡。

左贡是个不大的县城。突然无心欣赏一路上汉化的县城。其实,远方总是好的,总是想着神往,却不知一城有一城的千篇一律。

还是要上路,因为心在路上,未曾停留。

Day 3 巴塘-左贡

2014“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灵走川藏”第3日,巴塘—左贡。全程260KM,平均海拔4000米。离开巴塘,沿金沙江而上,途径“茶马古道”在西藏的第一站芒康,于山峦叠嶂之间,尽揽金沙江与澜沧江磅礴并流之势,绕山驰骋,穿越天险觉巴山,跃登生命禁区东达山,于千山万壑之间远眺,尽收壮阔山河于眼底,最终抵达左贡。

金沙江

金沙江源远流长,《山海经》称之为绳水,徐霞客更是标榜“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为首”。金沙江发源于唐古拉山脉的格拉丹冬雪山北麓,是西藏和四川的界河。水流湍急,奔腾直下,一派壮阔之势。金沙江流域是世界上罕见的多民族、文化、宗教信仰共融的地区。

芒康

芒康自古就是西藏的东南大门,是“茶马古道”入藏的第一站。藏语意为“善妙之地”。境内雪山林立,层峦叠嶂,江河纵横。发源于唐古拉山脉的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在这里平行竟流,雄姿呈“两壁夹三江”之势。芒康是一片神奇、灵性的净土,博厚多元的民族文化、艰深的宗教文化,以及神圣的千年古刹,触目皆是。沿着朝拜者的足迹前行,古老而神秘的色彩一览无余。

澜沧江

世界第六长河澜沧江,发源于唐古拉山脉,源头海拔5200米,主干流总长度2139公里。川流不息,九曲回肠,孕育一方水土人文。置身观景台,于千仞绝壁之间,一睹澜沧江奔流而下的雄姿,振聋发聩,心潮澎湃,一种强者自傲的豪情,扑面而来。

觉巴山

“日射金光,衬千年古木碧。翠屏青峦,相连绵于目际。高峡深谷,竞来朝于眼底。”觉巴山,横断山区著名的天险,两岸绝壁林立,奔流穿梭其间,30公里盘山公路,有近2000米垂直落差,绕山而行,无不被眼前动魄心仪的绝美景致所打动。

东达山

垭口海拔5008米,为川藏南线上的第二高垭口,被称为“生命禁区”。车队在飞扬的经幡中穿行而过,如同一种朝圣,而严峻的地理环境,更是一种无声而虔诚地挑战。

左贡

左贡平均海拔3750米,具有承东启西、联结南北的区位之势,自古便是商贾由茶马古道进藏的枢纽。车队行至左贡,映入眼帘的是一种西藏江南的印象。麦浪滚滚,溪流澈澈,牦牛在吃草,不远处便是缈缈炊烟的藏地人家。左贡不仅风景极致,更有博厚的文化沉淀,热巴、弦子、传统藏戏,无不都是瑰宝般的存在。

2014 “寰行中国”别克•中国文化之旅车队继续前行,开启新一天的征程,左贡—邦达—八宿。体会业拉山108弯,以及怒江的雄奇魅力。

寰行中国系列:

第一部:都市文韵

寰行中国1|上海:老建筑温热旧时光

随着租界的崛起和繁荣,上海城变得边缘而没落,成为闭塞、落后的象征。虽然守旧闻人认为祖宗留下之物不可动,但是拆城被历史洪流裹挟,不可避免。

寰行中国2|宣城:一张宣纸的"诞生"

有唐以来,那些选择在宣纸上挥洒传承的艺术翘楚,不惧怕束之高阁、不畏惧辗转流离,走向了时间的深处。那不蛀不腐、白如冰雪的宣纸,以纸寿千年的勇气,走出了这座徽州之城,在1500多年里,或轻柔或疾愤地记录着属于这个国家的记忆。

寰行中国3|安庆:一城一曲一沉浮

“闻黄梅飘香,叹皖韵悠长。一城一曲,如诗如画。”黄梅戏是一朵清香的蔷薇,永不沾水的荷叶,温柔了安庆的岁月,也舒展了人们的心。

寰行中国4|景德镇:不息的千年窑火

寰行中国5|昙华林:小巷深处多徘徊

景德镇的城市深处,件件瓷器在窑火里出落的白如玉、粉如颊,而艺人的双手却垂垂老矣。

如果,我能停留,我愿意选择在这个温柔阳光的下午,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墙上的明信片,守着门口轻盈而过的少女,惬意而赏心地去虚度光阴。

第二部:探奇巴楚

寰行中国6|荆州:一鸣惊人待其主

庄王已去,人亡霸灭。一如荆州,湮没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寰行中国7|恩施:巴人、土司与峡谷

在恩施州,土家族作为远古巴人的后裔,传绪至今。

寰行中国8|利川大水井:繁华与落寞

“大户人家”是什么?

寰行中国9|阆中:古城暗藏中国味

春节的发源之地,风水之城——阆中。

寰行中国10|成都:窗含西岭千秋雪

沾上了西岭,私淑了杜甫,我们踏路川藏,故事还将如何呢?

第三部:灵气走川藏

寰行中国12|理塘:那时唐番那时城

我在理塘转转就回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